莲実

未得以幻想入的无数之须臾

「——有何悲?」

“悲星尘残魂难补己身为凶尸力不从心。”

「——有何哀?」

“哀阿箐神识已毁年少活泼再不似从前。”

「——有何痛?」

“仇家已死,五感半数已去,再无痛感之说。”

「——仇家已死,而君为何惘然?」

“……”
“不曾惘然。”

练笔#

#博丽三十大限梗+半人神

  是风,让人感到无比怀念温暖的风。她吹过幻想的枫林,越过迷惑的群山,吹进了神社里,吹到了我的身旁。

  这种感觉很熟悉,像是故人在你耳畔低语,像是有什么被丢失.遗忘的东西——刹那间回到了你的世界。
 
  但这不是幻想了,是我确实明白的,我与这风见过面。在遥远世界的彼方,那——露水的拂晓,烈日的午后,蝉鸣的深夜,我与这风见过面。
 
那是个充满喧嚣,嘈杂以及万千霓虹灯彩的世界。但凡我所见之景,全归于风的摇篮与歌儿之中,成双成对的欢声笑语伴着这风来。我被宠坏了,因为自生来便被她呵护着。香甜的稻米,湿润的泥土,不知何时会筑好的高楼,明明灭灭的烟火……但凡她所见之景,全归于我的脑海与思绪中。

  或随感而发,在雨中轻舞。风轻声为我作一曲美好的清奏,她从未离开过,直至我消失于这个世界之时。但我知道她还在,她一直在,即使我再也无法看见她。不论我身处何处,都永远不会消失,如同这无穷无尽无边无际的信仰之意一般……

  永远也不会消失。

  可是有些事物是会消失的,像是某种无比绮丽的泡沫,只是存在那么一瞬间,然后就化为无色之物隐去了。这样的存在还真是足够任性呢,转眼间出现,又转眼间消逝……只留下自己眼眸中她曼妙舞姿的倒映——就像幻想那样。可是幻想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本为幻想之名而出现的世界中消失呢?那是连奇迹都留不住的。

  不仅仅是回忆起来时的模样,无论何时的风都仍是暖和如从未远去那般。那一天,风吹起我与她的裙摆,那是最无悔却错误的相遇了。她神情淡淡的,她总是这样,像是一切都无法束缚她的飞舞。我的内心是怎样的呢?而我的内心是怎样的呢?我并没有失去当时的记忆,但我确实无法回忆到了。或许是因为当时气盛的我过于兴奋?所想起来的,只有我当初被淡漠的她叫住时,那一瞬间第一也是唯一的干虽然。落满红枫的神社,黄昏之景。

  「我见到了平生最美的景色」

  没有骗人。

  风在浅吟,风在讲述,我与那个本该是竞争对手的她相遇的那一刻不正常的心跳。我因为心中所漏的这一刹那而惨败了——其实只是借口,她比我要强大太多了。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明白,明明时那么美丽而强大的存在,却无法阻止自身如同泡沫般的消失远去呢?

  是结无解,断了缘的你只能任那伸出手也无法触及到的红白二色蝶飞远。这时风又吹来了,吹进不属于自己的空荡的神社。那里仍在迎接着,迎接着下一位短暂而美丽的生命的重临。那是离别之风,送别了你曾拥有的景色,送别了你不曾拥有的为她绮想的未来。

  是风,令人察觉无比怀念温暖的风。她拂过翠绿的竹林,拂过暗红的古堡,吹进了神社里,吹到了她的身旁。

  即使只是从那时以来一如既往的美丽黄昏——埋入青冢。

  永世无法忘却便是了。